一、案情简介
 
 
 
2020年6月16日17时 ,赵某驾驶津RXXXXX号小型轿车,沿九园公路由东向西行驶至与九园开发区第一大街交口,向北右转弯过程中,张某驾驶电动自行车沿九园公路由东向西行驶至此,赵某未及时发现情况,其所驾车辆右侧后部碰撞张某所驾车辆左侧前部,致张某倒地,造成张某死亡及双方车辆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
 
事发生后赵某驾车逃逸。

2020年6月22日,经交警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赵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张某不承担事故责任。
张某经抢救无效后死亡,张某的丈夫以及儿子,二人作为张某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为了帮助无辜逝去的亲人,维护合法的权益,最终经过多方比较,选择了交通专委会律师团队,代理其案件,进行维权。
 

 

 
 
 
 
二、案件焦点
 
 
 
在交通专委会律师接到委托后,了解案情时得知,被告肇事逃逸的司机赵某不是实际车主,车主为杨某。杨某认为自己为该车在两家保险公司分别投保了交强险以及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自己无能力赔付,需要找保险公司理赔。
但是投保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公司辩称,该车虽然在其公司投保了10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此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但司机属于肇事后逃逸,故该公司不认可赔偿被害人的损失。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解释二》)第十一条规定:“保险合同订立时,保险人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其他保险凭证上,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提示义务。 保险人对保险合同中有关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常人能够理解的解释说明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保险人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明确说明义务。”
故该保险公司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其向投保人以及被保险人,对该事项尽到了提示说明义务。所以拒绝赔偿的申请是无效的。
再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2011修正)》第七十六条的规定可知: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 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至于赔偿的顺位问题,则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之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故交通专委会律师选择将实际驾驶司机赵某、车主杨某、某金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某太财产保险公司一起作为被告,告上了法庭,以期为当事人争取到最大化的赔偿。
最终法院的判决支持了我方律师的诉讼请求,判令某金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赔付了共计110220元,不足部分由某太财产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的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共计670346元,仍不足的由肇事司机赵某承担。 案件在今年6月份发生,现已圆满结案。当事人已经收到了胜诉的判决书,每至此时,也是交通专委会律师感到欣慰的时刻,但仍有遗憾,原本鲜活的生命,因为本可避免的交通事故,而离开了这个世界。
而肇事司机赵某也因为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因为不安全驾驶并且逃逸的行为,赵某受到了应该承担的刑罚。

这是一个双方均损失惨重的交通事故,每年交通专委会都会处理大量因发生交通事故后肇事逃逸而产生的法律纠纷。每当听到司机肇事逃逸,进而产生极其恶劣的后续影响,我们都希望有类似想法的驾驶人知道:没有一个肇事司机能逃脱掉法律的公正的审判。
仅希望通过交通专委会分享的我们代理过的真实的案件,来呼吁读者朋友,注意路况,安全驾驶。即使发生交通事故,也不应该逃逸。及时报警,协助救助伤者,才是事故发生后把降低到最小损失的解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