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空驶在路上 一天只有两单

“以往每天最多能跑近30单。从4月开始就没准了,一天也只有10来单,甚至4、5单。”在北京开网约车的曹师傅明显感觉近期的生意不好了。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昨天只接到2个单子,流水才98元。但以往赶上大单的时候,一天最多可以跑上千元左右的流水。

据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统计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全国网约车订单量仅为4.76亿。相比2021年4月份网约车7.6亿的订单量,下降近3亿单。

具体到每一个出行平台,也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数据显示,10个主流网约车平台中,有8个处于下降状态,降幅排名前三的平台分别是享道出行(环比下降40.5%)、如祺出行(环比下降15.5%)和阳光出行(环比下降14.6%)。只有首汽约车(环比涨8.8%)、花小猪(环比涨1.4%)出现增长。

交通运输部微信公众号截图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从往年情况看,4月份往往是打车旺季,而今年平台为何会出现单量下滑?

月订单腰斩,接单都是起步价

因为订单锐减,曹师傅认识的好几个同行已经准备退车不干了。“每个月租车花费4000元,平台还要抽成,入不敷出,难以为继。”但绝大多数司机还在坚持着。“只要熬过这段时间就是成功,相信不久之后,一切会恢复如初。”

抖音博主“洛小克Vlog”是一名拥有17.9万粉丝的网约车司机,5月16日他发布了一条“北京网约车订单急剧下降,大批租车司机纷纷退车,租金都跑不出来”的短视频,在视频中他还描述了具体的细节,“北京好多司机都是租车,现在一天跑2-300元,租金一个月6000-7000元,根本跑不回来,好多司机违约退车,现在每一个租赁公司停车场里全爆满。”

抖音博主“洛小克Vlog”短视频截图

某网约车司机李师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跑一天赚的钱还不够油钱,但他现在不挑活,每天接的都是起步价的单子。“但这样也比歇着好。”

对于目前的网约车市场状况,曹操出行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部分出现疫情的城市中,人们的出行频率有所下降,包括网约车在内的出行行业都受到影响。同时,T3出行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T3出行在上海、长春等地的业务受到了影响,局部地区订单量有所下降。

“总体来说,4月网约车订单断崖式下跌,主要受到疫情影响。”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数字生活分析师陈礼腾指出,用户对网约车需求下降,最终导致4月网约车订单大幅下跌。

值得注意的是,4月发布的网约车行业运行数据相比3月,有一个明显的不同,那就是只公布订单量排名前10的网约车合规率排名,而不是之前订单量超过30万单的所有网约车平台排名。具体来看,3月有18家网约车公司上榜,4月只有10家,有8家网约车平台“落榜”。

“落榜的大多是非头部平台,也是受到疫情影响,订单下滑较为严重。”陈礼腾分析。

面对网约车行业大幅下跌的情况,易观汽车出行业高级分析师江山美认为“只是暂时现象”。她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长期来看,需求依然强劲。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有效控制,网约车行业订单量会随着复工复产而增加。

据中商情报网此前整理的数据显示,2020年受疫情影响,网约车市场规模小幅下降至3114亿元。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2021年网约车市场回暖,市场规模快速恢复至疫情前水平,达到3581亿元。

面对单量下跌、市场下滑,网约车平台也纷纷开启自救模式。

“平台尽可能把防疫措施做好,保障司机乘客的出行安全,同时也推出账号离线保护,联合合作伙伴减免费用,与司机共度难关。”美团打车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口碑值”对于司机接单尤为重要,美团负责人介绍,自2022年4月1日起,美团打车面向全上海范围内注册的美团网约车司机启动口碑值保护,司机无需担心防疫期间因出车限制,订单和用户评分空缺导致口碑值下降,影响后续接单问题。

而滴滴金融则结合网约车司机职业特点,联合多家保险公司推出更多灵活缴纳、形式多样的商业保险产品,覆盖意外、医疗、养老、误工等多个场景,司机可以根据情况自愿选择。

“2022年4月起,公司推出了很多保障措施,包括给我们司机师傅赠送了‘个人涉疫保障’。打个比方,我在工作期间被感染了、或者成为密接被隔离了,公司都能弥补相应的损失。”滴滴司机李师傅说道。

“烧钱补贴”难以为继,合规or转道?

事实上,除了需求下降对网约车带来的影响外,行业自身也存在着竞争激烈,商业模式缺乏创新的问题。网约车自诞生以来,烧钱扩张是悬在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早在2016年,Uber CEO特拉维斯·卡拉尼克就直言,Uber在中国一年烧了超过10亿美元,相比之下,滴滴给司机的补贴还要更多。同年,Uber因经营不善退出中国市场。据普华永道旗下战略咨询公司思略特于2018年12月推出的《出行市场的下一个五年》研究报告中显示,凭借烧钱扩张的打法,滴滴在国内网约车市场占比超九成。

随着去年7月滴滴App被下架,曹操出行、T3出行、高德打车、美团打车等出行平台开始活跃,纷纷抢占市场。面对窗口期,美团打车推出了“7天免佣金”,高德平台则推出早晚高峰免佣金活动,以及新手奖、首单奖。

去年加入曹操出行的曹师傅对此深有感触。“刚加入不久,公司就提出月流水达到12000元时,平台会给予10%的返点,相当于减少了佣金(佣金为流水额的20%)。早中晚三个高峰,一天只要跑够2单,就能得到现金奖励。比如一天总单量13单,其中有2单是在高峰期跑的,就能得到60元奖励。”

烧钱补贴的方式让网约车行业走过辉煌时期,但也带来了“赔本赚吆喝”的问题。正如卡拉尼克曾经所说,“问题的关键在于你不可能永远提供补贴。如果你必须提供补贴,就需要创造这样一种情况,即每一块钱都花得非常明智。”

陈礼腾直言,以目前的市场环境看,烧钱补贴获客的效果已大不如前。且不论从频率还是力度来看,各网约车平台都在回归常态。

据曹师傅观察,经过改革,公司已经取消了佣金返点政策。现在的政策是,无论流水多少,一律收取总流水20%的佣金。并且曾经的早中晚高峰补贴也被取消。 李师傅也表示,现在几乎没有补贴。

在乘客端,不少人也敏锐地感受到了补贴的减少。家住北京东城的白领张小西几乎每天都要打车,去年中下旬,她还常常能在各网约车平台领到各种限时折扣券,或者减满优惠,平均一趟下来可以省好几块。相比之下,现在优惠券难寻,绝大多数时候只能“实打实”地付款。

其实,早在2021年9月,交通运输部办公厅下发《关于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秩序加快推进网约车合规化的通知》,在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秩序方面,要求各地交通运输主管部门依法严厉查处低价倾销、大数据杀熟、诱导欺诈等违法违规行为,推动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切实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

“靠烧钱抢市场的打法必定有局限性。未来,网约车平台更多是向合规化、精细化、智能化方向深耕。”陈礼腾指出。

各网约车平台已经意识到了烧钱补贴的不可持续性,开始向新领域发力。

T3出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前网约车行业的竞争逻辑已经从此前的“烧钱模式”转变为以安全合规、优质体验为导向的经营模式。补贴是平台进入新市场后进行拉新的常用手段,但长远来看,乘客端的补贴会逐渐失去作用,合规运营才是市场竞争核心。

作为聚合平台,美团打车强调未来的工作重点还是“促合规”。美团打车司机权益保障委员会代表沈师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司委会一直关注合规司机权益保障。平台推出合规激励,可以分担司机考证的成本,司机认证合规证件后可大幅提升收入,司委会认为对司机增收和平台运营来说都是好事。”

与美团打车不同的是,曹操出行的思路则转向了科技升级领域。“接下来,曹操出行将在吉利控股集团的支持下,联动吉利汽车集团,加大对换电为主的网约车定制车型的持续研发和投放,依托吉利科技集团在换电模式的布局,让新能源网约车进入换电时代。”曹操出行相关负责人表示。

对于各网约车平台来说,挑战与机遇并存,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应采访对象要求,张小西为化名)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银行储蓄员携200万潜逃20年

2003年,26岁的李伟是招商银行北京分行某支行储蓄员。借一次值夜班之机,他盗走保险柜近200万元现金后逃跑,这一逃将近20年 ...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网约车空驶在路上 一天只有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