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已有5家核酸企业IPO过会 今年为什么有这么多核酸检测点

近日,广州、北京、郑州等地相继宣布调整核酸检测政策,优化核酸检测对象范围,据悉今年已有5家核酸企业IPO过会,这是怎么回事呢?今年为什么有这么多核酸检测点呢?和今日新鲜事小编一起来详细了解一下吧。

今年已有5家核酸企业IPO过会

据浙商证券估算,中国每天核酸人数接近1亿人。各地多人混管的人均价格介于2.5元到3.5元。那么,每天核酸花费就超过了2亿元。

有媒体统计,今年上半年,国内104家新冠检测(相关)上市公司营收达2500亿元左右,同比增长37%;净利润更是高达648亿元,同比暴增76.6%。

如此肥美的利润,自然吸引了无数投机逐利的商人。

资料显示,目前有13家核酸检测企业正排队上市:菲鹏生物、英科新创、达科为、致善生物、凯实生物、中翰生物、雅睿生物、铄华生命、微策生物、瑞博奥、全式金、翌圣生物、爱康生物。

值得注意的是,已有包括菲鹏生物、康为世纪、达科为、至善生物、瑞博奥5家“核酸检测”概念过会企业,其中康为世纪于10月登陆科创板上市,其余公司的上市进程都停留在过会或提交注册阶段。

这些公司中,康为世纪的业绩稳定性排名前列。康为世纪今年前三季度实现了1.45亿元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68.05%。这个增长速度虽然不如2020年的1105.55%,但已远超2021年年底的16.36%。

在尚未登陆资本市场的拟上市公司中,菲鹏生物的业绩体量最大,2021年归母净利润达到14.76亿元,同比增长133.07%,但该公司没有更新2022年的相关数据。此外,菲鹏生物早在2022年3月便提交了注册申请,但至今未获准上市。

其余涉核酸检测的拟上市公司在业绩方面多少都出现了不稳定的态势。瑞博奥的2022年中报的归母净利润数据同样不及2021年底该数据的一半,2022年中报,该公司归母净利润为4980.72万元,2021年底为1.10亿元,且2021年底,该公司的归母净利润为-2.17%。

致善生物2022年中报归母净利润出现了负增长,2022年中报为6603.55万元,同比萎缩5.56%。

达科为的2022年中报归母净利润数据同样不及2021年底的一半,2022年中报为4779.23万,2021年底为1.03亿元。

针对涉核酸企业扎堆上市问题,11月21日,沪深两大交易所均表态,将“从严审核”相关企业上市申请。

深交所表示:“我们高度关注涉核酸检测企业的上市申请,坚持从严审核,尤其是企业的可持续经营能力。依据创业板发行上市条件和审核标准,对有关公司的申请进行了认真审核,重点关注了其核酸检测相关业务与主营业务的关联性、相关收入的可持续性,以及剔除该等业务收入后公司是否仍满足发行上市条件等,要求公司进行了充分披露。”

上交所表示:“我们高度关注涉核酸检测企业的上市申请,坚持从严审核,尤其是企业的科创属性和可持续经营能力。上交所依据科创板发行上市条件和审核标准,对企业发行上市申请进行了认真审核,重点关注了其科创属性、核酸检测相关业务与主营业务的关联性、相关收入的可持续性,以及剔除该等业务收入后公司是否仍满足发行上市条件等,要求公司进行了风险揭示。”

今年为什么有这么多核酸检测点

11月27日报道,针对“核子华曦参与西宁核酸检测”的传言,西宁官方予以否认。目前,该公司取得商事主体设立登记许可,尚未取得开展核酸检测工作的相关许可。核子华曦尚未进驻西宁办公场所,人员未到位。也就是说,核子华曦在西宁已经完成登记,但未拿到政府的核酸检测项目。

西宁的传言显示,发家于深圳、在全国遍布核酸检测网络的核子华曦公司,其所作所为让公众深切担忧。25日,兰州市卫健委通报“阳性转运群众核酸阴性”调查情况。经查,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工作人员误将异常人员名单录入阴性人员信息包上传,暴露出该实验室对阳性标本的审核问题,说要对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严肃处理。

在兰州出现问题,并非核子华曦的唯一丑闻。去年1月17日,河北邢台卫健委通报隆尧县核酸检测结果谎报一事,其第三方检测机构就是济南核子华曦公司,由深圳核子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蹊跷的是,事发前一年的1月,济南卫健委曾叫停济南华曦核酸检测业务,深圳卫健委同期也入驻核子基因调查。

无论是总公司所在地的深圳,还是核子华曦核酸业务网络所在地卫健委,显然都未能阻止这家有污点公司的“带病扩张”。甚至连出过事的济南华曦,后来又四度中标山东大学的核酸检测项目。南方周末报道,从2020年2月开始的半年内,核子基因通过核酸检测业务获得4.5亿元营业额。第一财经11月27日最新披露,核子华曦实控人张核子仅今年以来就成立16家核酸检测机构。

企查查信息显示,张核子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20家,基本都是生物科技和基因科技公司,其中5家企业已经注销。而全国共有30多家“核子华曦医学检验实验室有限公司”,背后的控股公司基本都是核子基因,而实际控制人都是张核子,但法人各有不同。核子华曦利用急速扩张,渗透到全国的疫情防控版图。

在当下的疫情防控中,核酸检测的重要性非同一般,因而公众对之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这些出问题的核酸检测机构,因为也引发很多质疑。甚至近日还有地方的小区采样人员,核酸结果显示为阳性。人们不得不追问,动辄搞大规模的核酸检测,利弊该如何权衡?像核子华曦这样的大公司能够带病扩张,核酸利润十分惊人,它们会不会趁机“绑架”疫情防控政策?

根据核子华曦内部推广经理透露,核酸检测因为走量,所以利润十足。而为了防止第三方检测机构发“国难财”,也为了避免核酸采样点成为疫情传播点,第九版防控方案和优化防控20条,都明确规定了核酸检测的频次。20条还明确规定,“一般不按行政区域开展全员核酸检测”。

中疾控专家王丽萍27日接受央视采访时强调,“一轮核酸检测完以后,一定要等待结果全部出来,把相应的风险人员进行管控的情况下转移出社区以后,然后再开展下一轮,这是各地在核酸检测中一定要注意的。”

随着核子华曦弄虚作假的案例曝光,随着“无疫情地区不得扩大核酸检测范围”等规定的普及,在疫情中赚得钵满盆满的核酸公司真面目也广为人知。人们希望核酸检测能够在防疫中发挥积极作用,这就要克制可能的牟利冲动,真正把钱和资源花在刀刃上。这绝不是反对核酸检测,而是反对不必要的浪费和滥用。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