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动全美的杀妻案,到底有多大的尺度?

今天给大家聊聊最近登陆HBO Max的大尺度犯罪剧——大牌云集、改编自真实悬案的《阶梯之间》。

这部剧官宣定档时就备受期待,一方面是因为演员阵容十分强大。
主演是时隔25年再次出演迷你剧的“脸叔”科林·费斯,以及在《遗传厄运》里演技爆表的托妮·科莱特。

与他们搭戏的青年演员,有戴恩·德哈恩、苏菲·特纳、帕特里克·施瓦辛格……
还有一出场差点让人认不出的影后朱丽叶·比诺什。

另一方面,剧集改编自一起轰动美国的真实案件,案件的诉讼虽已落下帷幕,但真相一直扑朔迷离。
2001年12月9日凌晨2点40分,北卡罗来纳州的达勒姆警方接到一条报警电话。对方称自己的妻子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神志不清、尚有呼吸。
几分钟后,此人再次报警说妻子已经没有了呼吸。

之后警方赶到现场查看,发现楼梯处血迹四溅,还有一部分已经凝固,认为死者的状况不像刚刚遭受意外致死,于是将现场认定为犯罪现场。
而拨打电话的丈夫——当地有名的小说家麦克尔·皮特森,成为谋杀妻子凯瑟琳的最大嫌疑人。

之后的16年,这个案件的侦查和起诉过程一直波折不断。
麦克尔起初被判有罪,入狱8年后又因一个意外插曲而获得保释,他随后选择继续上诉。尽管全美国人都认为他就是杀妻凶手,但控方一直找不到确切的证据让他伏法。
2017年,74岁的麦克尔·皮特森与法庭达成“艾德福认罪协议”,他当庭做出认罪声明,获得相对轻的惩罚,只为从长年累月的诉讼中解脱出来。

最终,法庭判处麦克尔有期徒刑64—86个月,因他此前已在监狱服刑98个月,法官将他当庭释放。
值得一提的是,案件在调查期间,一个法国制片团队说服了麦克尔,全程记录了皮特森一家的遭遇。
今天聊的这部剧集,就根据那部纪录片《楼梯悬案》以及其他资料创作而成。

这个案件之所以引起轰动,是因为各种细节都给人一种“非正常死亡”的既视感。
麦克尔发现妻子时,凯瑟琳躺在通向卧室的楼梯口,周围的墙壁上布满喷溅的血迹。

尸检报告显示,她的死因是失血过多,身上的创伤、挫伤多达35处,头皮有7处撕裂伤,左侧甲状腺上角骨折,但颅骨并无骨折痕迹。
这让法医无法给出确切的判断,死者到底是意外摔伤致死,还是遭受他人暴力攻击。

但地方检察官依旧决定对麦克尔提出谋杀起诉,媒体开始争相报道这场诉讼。
麦克尔不仅高价聘用了辩护律师,而且辩护团队里,还有罪案爱好者崇拜的神探李昌钰博士。

当时,李昌钰查看现场后,认为死者很有可能是跌倒时头部在狭窄空间里遭受多次撞击,之后开始痛苦咳血,现场才会血迹四溅。

然而,之后麦克尔被扒出了更多疑点,似乎都在指向他是杀妻凶手——
他曾经参与竞选当地市长,但最终落败,原因是他把自己美化成越战归来的带伤英雄,结果被人无情戳穿了谎言,导致公信力直线下降。

案发那天,警察告知他妻子已经死亡,麦克尔忽然情绪激动地当众扑向了妻子的遗体,全然不顾身上的血迹,看上去对妻子离世十分不舍。

然而,警方后来在麦克尔的电脑里发现了一批同性的不雅照片,麦克尔这才坦白自己其实是双性恋。
更加诡异的是,麦克尔疑似杀妻的新闻被报道后,控方收获了一条爆炸性的新线索——
1985年麦克尔与前妻住在德国的时候,他们隔壁丧偶的女邻居丽兹·拉特利夫,被人发现死在自家楼梯,同样是头部受伤,而麦克尔是她生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

当时法医认定丽兹死于脑溢血,麦克尔之后收养了她的两个年幼的女儿。
然而,在丽兹的姐姐看来,她的死亡与麦克尔有直接关系,于是把这个细节透露给了控方,并且通知了两个外甥女玛格丽特和玛莎。

这些疑点总结下来,控方认为麦克尔就是一个擅长说谎的“演员”,并且私生活混乱,多年前就与类似的“楼梯命案”有迷之关系……
这些虽然并非直接证据,但足以让陪审团信服,2003年10月麦克尔谋杀罪名成立。
然而在2010年8月,有个参与了该案调查的血迹分析专家,因多次证据造假而被开除,这让麦克尔获得了重新申诉和保释的机会。

从已经播出的剧集来看,《阶梯之间》尽力还原了案件的进展细节,某种程度上说,它甚至比2004年的纪录片更加客观。
这是因为,纪录片里呈现的,全部都是皮特森一家应对诉讼的经历。
观众看到的多是麦克尔对“无罪”的坚持与无力感,有子女对他的信任,也有其中一个女儿的反目成仇,还有妻子娘家亲属对他的激烈指责,无形中会更加倾向麦克尔无罪的立场。

而在《阶梯之间》里,导演则试图展现多方视角,把这个悬案留给观众来断定是非。
在剧中,麦克尔十分擅长掌控他人心理。
妻子在他的花言巧语下,顶着巨大的工作压力,帮他策划竞选筹款活动;两个养女敌不过他以退为进的说辞,答应接受记者采访,向大众展现家庭和谐的景象。

当时,他的家庭经济状况并不理想,全家人的开支其实都要靠妻子的收入支撑,他甚至想让前妻抵押她的房产,帮他缓解财物危机。
简言之,麦克尔并不像是他展示给大家的那样完美。

但换个角度来看,地方检察官在这场诉讼中也没有完全代表正义一方。
尸检报告出来后,法医当时并没有认定死者遭受了钝器攻击,在被检方人员施加压力后,才对报告内容做出了“适当调整”,将死者的死因导向了谋杀。

而在此之前,地方检察官其实早就因麦克尔发表的各种揭露黑幕的文章,对他颇有微词,这或多或少让调查带上了主观色彩。

除此之外,剧中还有导演个人的一些艺术加工,着重表现了这个案件对麦克尔极其家人的影响。
第一集的家庭晚餐戏,就展现出这个家庭的特殊性。

麦克尔的两个儿子托德和克雷顿,是他与前妻所生。

年长的两个女儿玛格丽特和玛莎,生母就是死因成谜的德国女邻居,她们至今都保留着生父的姓氏“拉特利夫”。
另一个女儿凯特琳,则是妻子凯瑟琳带过来的孩子,跟随生父姓“阿特沃特”。

凯瑟琳死亡后,几个孩子面临不同程度的压力和选择。
大儿子托德是唯一一个目睹死亡现场的子女,但是麦克尔不顾及他的精神创伤,要求他必须时刻保全家庭的完美形象,不能自私地到处买醉。

两个养女在诉讼期间,才慢慢得知麦克尔是双性恋、生母疑似被谋杀的真相,虽有过分歧,但最终选择站在麦克尔这边。

而同样与麦克尔无血缘关系的女儿凯特琳,则站在了另一边,坚信麦克尔杀死了为这个家庭付出全部的妻子。
一家人晚餐时的场景,其实早就预示了这个家庭潜藏的隔阂,案件不过是揭开了表层的假象。

麦克尔·皮特森被当庭释放后,依旧留在当地生活,只不过换了一间没有楼梯的住宅,当年的真相,也许只有他一人知晓了。
尽管这是一个有结论、无真相的悬案,但我们依旧能从这部无限还原真相的剧集中,看出人性的复杂。

如果您喜欢有部电影的文章,想看到更多有趣有料有内涵的影视剧推荐,请点击下面的名片加关注:

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

点击“在看”,以此鼓励我继续创作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女子婚礼第2天离世捐器官救3人

“她的器官捐献给了有需要救命的陌生人,让别人的生命得以延续,造福社会。我虽然很伤心,但也很欣慰,或许某一天,在某个城 ...